2016/06/05

倫敦講臺新自由主義讀書會10: 傅立曼論社會福利與脫貧政策



Sunday, 5 June 2016 at 14:30–17:30
Room B10, Alexandra House, 17 Queen Square, London WC1N 3AZ

閱讀範圍:Friedman, Capitalism and Freedom, chs 11&12

各位倫講的朋友:
下週日(請注意非週六)我們將第二次閱讀Freidman的文本,討論傅立曼對社會福利政策及脫貧政策的看法。傅立曼在文中批評一系列美國1950年代的社會安全措施,包括公共住宅、最低工資、農產價格支撐、醫療及老年保險。傅立曼認為公宅政策是糟糕的施政,它充滿家父長主義的色彩,幫人決定生活支出的優先順序,而且為了蓋公宅,拆掉的房子比新蓋的還多。他也批評最低工資本來目的在提升薪資,消滅貧窮,但結果是提高失業率而增加貧窮。

如果這些旨在消滅貧窮的社會福利措施都很糟糕,那麼他認為脫貧政策該怎麼做呢?最好當然是由私立的慈善團體代勞了,可是私人力有未逮之處,國家若要介入,他提議一種「負稅率制」,對於收入在課稅水準以下的人,發給金錢補貼。這很傳神地呼應他一貫愛好選擇自由、並反對國家幫人決定需要的優先順序的主張:與其提供你各種公共服務,不如提供你現金,讓你根據自己的偏好與需求到市場上去購買服務,而這樣的政府可以又小又有效率。最後傅立曼挑戰我們說,人不能是自由主義者又是平等主義者,你必須選擇:自由與平等終究是互斥的理想。

傅立曼公宅與最低工資都是我們今天還爭論不休的議題,公宅是處理住屋危機的好政策嗎?該做嗎?那又該怎麼做?最低工資的設定到底是有助提高薪資水準,還是真的提高了失業率呢?一個發現金的政府比直接提供服務的政府更有助於保護人們選擇的自由嗎?

在這本書的60年之後,「自由平等主義者」好似是一種蠻穩固而主流的立場了,這些人主張某種版本的平等與自由是可以相互成就的。我們當中許多人,多多少少都受到這一脈絡的影響,而不一定那麼同意傅立曼(或沒有意識到)關乎平等與經濟選擇自由之間存在深層緊張關係的的主張。我們期待這一次讀書會是一個開端,藉由傅立曼的文本,幫助大家交換有關公宅、最低薪資與相關政策的意見。

這是開放給所有人的讀書與討論會,不管你的立場是站在光譜的哪裡,不管你是否有任何預先的準備或背景,也無論之前有沒有參加過,只要是這些議題有興趣的朋友都歡迎一同來討論。文本可以估狗得到,需要協助的朋友請私訊。

(圖片:the Guardia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