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8

5/28/2016

LGBT主題系列活動之Brighton巡禮



Saturday, 28 May 2016 at 10:00
Brighton

各位朋友,六月25的倫敦同志大遊行即將登場。此次活動倫講也將躬逢其盛。有鑑於此,倫講預計展開一系列的活動讓大家更加認識同運。

活動第一發,就是Brighton巡禮。Brighton,又稱為英國的同志首都,是同運的重鎮。究竟這獨特文化是在怎樣的情況下形成的呢?除了觀光景點之外的Brighton,在LGBT世界中的Brighton又是什麼樣貌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本次活動,預估參加當地的LGBTQ History Walking Tour,活動預估一個半小時到兩小時間。為了跟對方聯繫,請有興趣的人快舉手,方便統計人數。

Brighton是個濱海的小城,夏季時更是度假勝地。除了沙灘當地著名的景點還有皇家印度風別墅Royal Pavilion,以及七姐妹斷崖。除了LGBTQ History Walking Tour之外大家還想去哪裡呢?歡迎提出來討論。

https://www.tripadvisor.co.uk/AttractionProductDetail?product=11616P4&d=2189031&aidSuffix=tvrm&partner=Viator

參考條目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GBT_community_of_Brighton_and_Hove

2016/05/22

5/22/2016

倫敦講臺小草地讀書會:想像的共同體



Sunday, 22 May 2016 at 14:00
Regent's Park tube station

去年12月,班乃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他鍾愛的田野印尼去世,一連串關於安德森本人及他的名著「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Imagined Communities: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的討論,在台灣又再度火熱起來。在台灣,「想像的共同體」一詞,是探討民族主義時頻繁出現的詞彙,本書中文版也是長銷的書籍。但因為這本書的名氣,反而使許多人僅藉由他人的轉述、或自己的望文生義,想像了「想像的共同體」這個名詞的意義,本書變成常被誤解誤用的一本書。因此,我們決定再來好好讀一次這本書。

民族和民族主義是什麼?它究竟是怎麼誕生的?官方民族主義是怎麼運作的?帶來的影響是什麼?殖民地民族主義又是怎樣興起的?應該如何看待它? Benedict Anderson在本書中,藉著自身對於東南亞(尤其是印尼)的豐富知識,融合比較史、文學、歷史社會學、文本分析與人類學,對民族主義的起源和散布提出他的解釋。身處亞洲的我們,這一次也試著轉移「凡事只看西方」的習慣,藉由與這本書的對話,觀察、反省東南亞以及台灣民族/國族論述的興起和轉變。

倫敦最迷人的春夏即將來臨,本讀書會將在倫敦不同的大公園草地上舉行,預計每個月一次,進行時間預計是五月到八月。因為有中文版(當然,參加者選擇看原文版本更好),這個讀書會會嚴格要求大家一定要念完每次約定的進度範圍,且盡可能全程參加,因此,我們姑且稱這個讀書會為「和文本戰鬥的小草地讀書會」。讀書會進行方式目前暫定是每一章會由一位自願的參加者進行十五分鐘導讀,其他未認領到導讀的參加者,每一位一定要提出對文本的疑問或看法。

小草地讀書會第一次舉行時間是五月22日星期天下午兩點,地點在Regent’s Park,我們先在Regent's Park Tube Station出口集合。第一次的進度是本書的第一章到第三章。有意參加及需要文本者請私訊本活動主辦人 Chunchi Hung報名。

2016/05/21

5/21/2016

倫敦講臺檢討會

Saturday, 21 May 2016 at 14:00
17 Queen Square, London WC1N 3AZ

倫敦講臺的朋友,我們這週六要舉辦這半年的檢討會,希望有來參與過活動,或甚至還未來過的朋友,都能來一起聊聊對於活動舉行方式、題目、宣傳等的想法,在獲得各方意見後,有助於我們下半年的活動設計與安排,期待你加入我們!週六見~

2016/05/07

5/07/2016

新自由主義讀書會9:傅立曼論歧視及所得分配



Saturday, 7 May 2016 at 14:30
Room B10, Alexandra House, 17 Queen Square, London WC1N 3AZ

各位倫敦講臺的朋友:

在過去八個月討論種種對新自由主義的反對聲浪之後,我們將回到傅立曼(Milton Friedman)1960年代有關政府角色的論述,思考如何與半個世紀前的經典小政府論述對話。這次我們選讀Capitalism and Freedom當中Capitalism and Discrimination及The Distribution of Income兩章。

傅立曼說,他認為人不應該單因膚色而在就業市場上遭受歧視,但假如有些雇主偏好雇用白人(或任何種族),我們不應該以法律禁止雇主有這種偏好;相同地,儘管學校最好不要有種族隔離,但是也不該以法律強制學校取消種族隔離。在自由社會裡,我們應該去說服那些對黑人有偏見的人不該繼續持有這種偏見,我們也應該支持各式各樣的學校:黑人學校、白人學校、混和學校等等,然後讓大家各取所需。傅立曼基本上主張就業平等法是壞法律,同樣的想法也可以推及到對性別、對年齡、對身體狀況的各種就業平等要求,身為雇主,你希望可以聘用到符合你偏好的員工,但身為求職人,你或許希望雇主的某些偏好受到限制,哪一邊有理呢?政府該扮演什麼角色?

針對所得分配,傅立曼問,為什麼你會認為所得的平均是一個應該追求的目標呢?為什麼你認為國家介入所得分配有正當性呢?而國家追求所得平均分配的措施,又將對社會帶來什麼影響呢?總之,他主張國家介入所得分配的結果終歸是弊大於利。

傅立曼的主張你同意嗎?同意是為什麼?不同意又是為什麼?半世紀的後見之明給了我們什麼新的認識與觀察?我們邀請各位在5月7日下午來聊聊這些問題與你的看法。文本原本是演講,行文口語好讀,篇幅不長,強烈鼓勵所有人透過閱讀親自與作者對話,但沒看完也仍歡迎你來聊聊。文本可以估狗得到,但若需要協助請私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