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9

2016/03/13

3/13/2016

倫敦講臺小座談:台灣偶像劇的東亞市場運作及消失



倫敦講臺小座談:新自由主義解管制的後果 - 台灣偶像劇的東亞市場運作及消失

座談時間:2016年3月13日(日)下午兩點半
座談地點:UCL, Pearson Building (North East Entrance) G17
座談教室地圖:http://www.ucl.ac.uk/maps/pearson-g17

倫敦講臺這次邀請到King's College London博士候選人賴以瑄,分享她對偶像劇(目前台灣相對工業化的商業產品)生產機制的研究。

她將以新自由主義媒體解管制為背景,說明台灣偶像劇的東亞市場運作的幾種模式,條件,及其消失。簡單說,台製偶像劇是區域貿易導向的文化產品,它的出現與沒落是1990年代起開始的台灣電視新自由主義解管制二十年,以及東亞區域電視劇市場流通的後果。1990年代台灣電視新自由主義解管制,有幾項在地因素:國民黨大中華文化認同意識形態的崩解,本土反國民黨陣營勢力欲進入電視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文化與影視工業的貿易壓力,後社會主義中國大陸向台灣企業(包含電視媒體)招手多重因素造就。自此台灣商業電視處於自由市場競爭,相當看重海外市場。台灣商業電視的海外收益重心在1990年代以來的20年,幾經變換,從最早的東南亞,到中國大陸及日本。她會深入淺出,分析台製偶像劇的這些市場的出現、消失或變形。

座談講者介紹:
賴以瑄,困而求知者。20歲前被電視餵養價值觀。學術工作從近身關懷切入,處理1990年代台灣電視工業的後冷戰/泛中華、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後殖民/泛亞洲巨變、及它對台灣六七年級世代女性主體的影響。2011年首篇學術產出,分析1989-1992年間,台灣電視戲劇節目開啟大中華市場運作時,如何協商國民黨意識形態,以創造有利的國內條件。碩士畢業後在偶像劇製作圈打轉了幾年,見證偶像劇工業的興起與危機。學術文章出版於新聞學研究,Routledge Handbook for East Asian pop culture。

2016/03/12

3/12/2016

逆襲!文化恐怖份子:文資保存、去殖民與抵抗政治




逆襲!文化恐怖份子:文資保存、去殖民與抵抗政治

工作坊時間:2016年3月12日 14:30
工作坊地點:UCL Pearson Building (North East Entrance) G22 LT, WC1E 6BT
地圖:http://www.ucl.ac.uk/maps/pearson-lt

歷史建築除了自燃發電、囤積炒賣以外,真的沒有其他作用?
文資保存運動參與者和民間團體就是一群戀殖、懷舊、不思進取、阻礙發展的文化恐怖份子?

沒有過去就沒有將來,然而文化資產並不就等同「歷史」或「過去」,而是現在對過去的使用,同時可以指向未來。文化資產從來都是一個論爭的場域:是拆是留?誰的文化資產?保留、彰顯、淡化、忽略、抹去的,是誰的歷史和記憶?怎樣保存?為誰保存?除了在「發展」與「保育」間「平衡」,或者變成文創園區之外,在當下,我們又可以如何思考文化資產保存?

東亞不少地方都曾經歷正式或非正式的殖民,甚至是一次又一次的再殖民。殖民主義不止是一套政治和經濟的制度,對於帝國的每一個角落,更會有社會和文化上的影響;在各個前殖民地,城市肌理、建築少不免會有帝國留下來的痕跡,面對這些城市景觀和歷史建築,怎樣的回應和處理才可以帶來去殖民的可能?除了殖民歷史,戰爭、暴政、衝突,以及各種不光彩的歷史,亦會留下承載著令許多人不知如何面對或敏感的記憶的地景,在思考文化資產保存的時候,我們又應該如何處理?我們可以透過保存,梳理歷史記憶,汲取歷史教訓,帶來對話與和解共生嗎?當土地成為商品,推土機開向城市的每個角落,
文化資產又如何成為抵抗的可能,提供一個我們重新思考土地和城市空間的可能?

這次工作坊將會交織東亞好些城市的案例,在理論和實踐中,重新思考文化資產保存的當代意義。

講者簡介
岑學敏(Desmond),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碩士、倫敦大學金匠學院文化研究中心博士。在九年前的一場保存運動當了逃兵,於是決心在博士論文,思考文化資產保存和後殖民的關係,以作彌補。

2016/03/05

3/05/2016

台灣轉型正義論述下的記憶政治



殘缺的悔悟,失語的倖存:
台灣轉型正義論述下的記憶政治

工作坊時間: 三月五號 14:30
工作坊地點: Cruciform Foyer 201 Seminar Room 3,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Gower St、London WC1E 6BT
http://www.ucl.ac.uk/maps/cruciform-building


2016年1月16日,蔡英文代表民進黨贏得總統大選。競選期間,蔡英文一再強調,轉型正義將是她的任期中最重要的執政項目之一。然而,在此之前,台灣已歷經了兩次政黨輪替,針對白色恐怖受難者的補償條例與相關基金會更是早已於2014年完成任務。在此政治基礎上,為何轉型正義對民主化已近三十年的台灣社會來說,仍舊是一項路途尚遠,任務未完的挑戰?本次工作坊嘗試從後冷戰的人權論述中,重新審視台灣目前的轉型正義論述在哪個環節出了何種差錯,以致於為何在相關的制度性安排進場之後,曾經一度失去的正義為何終究未回到倖存者的手中?同時,面對冷戰對抗框架下的東亞地景之一:白色恐怖,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早已逝去與仍倖存的「前政治犯」們?他們是受難者、國家的敵人,還是抗爭者?更直白地問,這群垂垂老矣的前政治犯們是如何在他們的「其後人生」定義他們近半世紀前的過去?

當下的政治條件總是一再定義與形塑一個社會的過去。本次工作坊嘗試以社會學的視角討論上述議題。在回顧近三十年來的轉型正義論述發展歷程中,希望不只是給予臺灣現存的記憶論爭一份粗淺的圖像。更重要的,唯有通過進一步觀察倖存者與國家在轉型正義論述場域中的「角力」,我們或許始有機會更進一步貼近所謂的「倖存」背後隱含的意義。


講者簡介
蕭伶伃(Agnes),清大社會所碩士,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碩士論文關注19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台灣政治受難者家庭。博士班學習階段轉而關注前政治犯們如何在民主化歷程的台灣社會「安身立命」,博士論文處理白色恐怖倖存者在台灣轉型正義論述下的搏鬥與倖存百態。從台灣到英國,自認最關心的還是各個社會中身處權力對立面的臉孔。特別是那些發不出聲音的人們。目前身陷英國鄉下博士論文寫作生活中。